Home>Academics/Faculty >Faculty>Content
公益慈善的转型和创新

:2016/09/13 :马蔚华


马蔚华:谢谢。刚才主持人介绍了我是招商银行的前行长。和我们《财经》杂志从办财经论坛到现在办公益论坛的转型一样,我现在也转型了,所以,我的名字是壹基金的理事长。我对这个名字还是非常自恋、自信和自豪的。在很多名头里,这个名字我最喜欢,我也很自信、很自豪的是,我们壹基金应该在为这个社会做事情。

两天前康定发生地震,我是通过壹基金在中央媒体发布这个消息之前就得知了这个消息。当我跟他们通电话的时候,我得知在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我们的三支救援同盟队半个小时做准备赶赴灾区。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们的壹基金同志已经在翻越二郎山的隧道,凌晨一点就到了康定。我们的救灾同盟可口可乐半个小时以后就准备了救灾的水,25号凌晨,大约1200个包装,4.8万瓶水到了灾区,我在微信当中看到他们把这些救灾物质送到灾民手里的时候,我非常的自豪。

今天的主题是公益的创新和行动。我非常高兴能够在这样的主题下谈我的感受。尽管我在招行15年的行长生涯里,我们都一直把社会责任感放在企业价值观里面,我们始终投身公益;尽管壹基金初创的时候,我和李连杰先生一起通过联盟卡支持人人公益的理念,但是真正成为一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我还是一个新人。去年,我几乎在请辞招行行长的同时,李连杰打电话让我接任理事长,当时我是壹基金的理事、预算委员会的主席,我几乎没加思索就答应了,他们怕我变卦,还把这个事写在了纪要上。当我出任理事长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在中国做一个公益组织,做一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所遇到的苦辣酸甜是原来预期没有想到的。

一方面,中国现在正是慈善公益的迅速发展阶段,中国有发展慈善公益的巨大空间。这是因为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社会财富的积累已经为公益事业奠定了物质基础。穷者只能独善其身,达者才能兼济天下,正因为中国高速的发展,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社会问题,我们的基尼系数连续10年超过警戒线。慈善公益作为国民收入的第三次分配,对铸造和谐社会是有巨大作用的。还因为在中国社会建设的重要性,当前被提到非常重要的高度,特别是去年以来,社会治理概念的提出和确认,应该使我们这些公益自主管理成为社会的一种趋势。但是,我们也同时感到,在中国的慈善公益道路上,还有许多坎坷、艰难和险阻,这些很多的困难是超出我们预想的。如果说,15年前,我在出任招行行长的时候面临金融体制的改革,我们也披荆斩棘,遇到很多的困难、压力和挑战。作为一个慈善组织的负责人,压力更加大。过去是别人用钱找你,现在你是求别人募捐,不仅是因为现在有制度上的缺陷和人才上的缺乏,更重要的是,现在这个社会,大家对公益慈善事业的认识还有很大的差异,还有很多的误区。做慈善是好事,但是有很多不被理解,甚至被误解、被扣帽子、被攻击的时候,当然,我们也承认,我们的慈善公益的队伍也有一些害群之马,但这都是我们慈善公益面临的现实的挑战和困难。

但是,我们今天感到鼓舞、感到有信心的是,过去几年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有了一个飞快的发展。郭美美的事件虽然是坏事,但是由这个事件带来的公益事业的大讨论,应该是中国慈善公益事业的一次空前的大讨论。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的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要起决定作用,而且三中全会第一次把社会治理纳入到文件的体系。所以,我觉得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同时,我们的社会建设、社会管理也在转型。我们的慈善公益事业,也在转型。虽然我们的慈善公益事业和发达国家起点差了很多,虽然我们这几年发展的比较快,但是,我们和他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不管这个差距如何,我们现在都面临一个共同的转型,因为社会、经济、技术在发生剧烈的变化,转型是在全球范围内发生的。
10月29号李克强讲到,要引导社会力量开展慈善的帮扶,这是补上社会建设短板的重要措施。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的转型,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公益慈善的转型。这个转型都有哪些方面呢?
我觉得有这几方面:

第一,从政府主导的慈善到民间为主的慈善公益的转型。公益慈善作为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应该从过去主导的、以政府为背景的官方慈善为主要力量,转向由民间力量为主的、众多社会公众参与的社会公益的形式。与此同时,由政府背景垄断的市场要向统一的募捐和公益服务自由竞争的市场转型。

第二,从过去传统的、精英的、富人参与的、施舍的形式,向大众参与、人人参与的公益事业的转型。公益慈善事业,在今天不再是少数富人个人的表达和行为,而是普通大众参与的公民行为。

第三,从传统的、个人自发志愿者的行为向组织化、制度化,特别是现代企业的管理方式转型。

第四,从过去分散的、单一的、各自为战的模式向专业的、高效的、透明的方向转移,向慈善家、政府、企业家、媒体媒介的跨界转移,这样可以调动社会参与慈善事业的力量。

第五,从过去的道德高地走入广大公众的日常生活方式,特别是消费方式的转型融入生活当中。这些转型,既是中国慈善事业面临的课题,也应该是很多国家面临的共同课题。

怎么转型?唯一的办法就是创新。创新是新经济时代用新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创新是当你矛盾解不开或者道路绕不过的时候,一定用创新来突破。做企业的,当企业生存无路的时候,一定要有创新的激情。那么,今天当社会、经济、技术发生变化的时候,当中国的社会经济转型的时候,创新就是我们公益慈善事业最好的一个形式。所以,创新是当前公益慈善组织、公益慈善事业转型发展的一个最关键的词。

创新有哪些方面呢?首先,观念的创新。观念的创新应该是领先的,只有观念的创新才有行动上的自觉。观念的创新,首先是公益慈善行为不再被仅仅看成是民政事业的一部分,而应该看作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组成部分,所以,李克强说要补上社会建设这个短板,要从这个角度来认识。

第二,慈善公益不应该再简单地看成少数富人向弱势人群的资源转移,应该看作是社会大众都应该参与的社会集体行为。它的关键词不是少数的给予,而是众多人数的参与。最近小米手机有一个叫黎万强的写了一本书,叫《参与感》,公益事业也应该学会如何提升参与感。现代公益事业的领导人,应该摆脱过去慈善组织事业单位的观念,我们不是事业单位,而应该用现代职业的发展逻辑来进行治理和管理,我们也应该考虑商业的模式,公益慈善事业不应该认为是社会的成本中心,只是消耗资产,公益慈善机构应该将自身的公益模式融入企业的业务模式,在这个模式中,公益机构一方面可以给受益人带来福利,另一方面,也能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和商业回报,这样使企业能够产生支持公益事业的可持续的动机。

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制度的创新需要解决。李克强总理讲到,慈善事业的发展也要用创新机制四个字,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制度上得放心。我们慈善事业在制度法律上,还有很长的路。比如,我们如何完善慈善公益的统计体系,这应该是首要的。应该如何建立慈善公益的税收减免,如何能够界定慈善公益的财产权,如何能够解决股权捐赠作为慈善而免税的问题,我们如何解决慈善公益的问题,慈善信托的问题,我觉得这些制度都是我们面临的发展慈善公益必须要进行的制度创新。

第三,技术创新。我们不能把慈善公益停留在过去的捐赠上,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我们的公众、企业自发地献爱心,这是一个社会公益爱心的体现。应该让每个人都有机会,不论他们贡献的大小,都是公益参与者,这就要考虑用当前的互联网的技术。就是要用技术的创新。乌镇的会议提出了互联网是当今人类最大的发明之一,互联网改变了人类世界的空间轴、时间轴和思维方式,它也在某种方面改革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慈善公益完全可以通过互联网来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当然还有一些创新,包括文化的创新,如何让每个人都能自觉参与公益,让公益成为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就是文化的丰富,文化的创新。

我们壹基金成立三年了,在过去三年里,在转型和创新中,都进行了很多有益的践行和探索。首先是观念上,壹基金的理念就是“尽我所能,人人公益”。最开始的时候,一人一天一块钱,大家都是一家人。当时我们发了一个联名卡,刷一张卡可以捐一块钱,后来我们逐渐的利用现代的技术,和支付宝、和腾讯结合,做一笔支付宝的业务提示捐一块钱一毛钱,做微信上的一笔交易提示捐一块钱一毛钱,卖一瓶可口可乐可以捐一块钱一毛钱,这样我们把很多公众都纳入到我们公益慈善的队伍中。到今年10月份,参与这个事情的已经达到了1.3亿人次,进行捐赠的超过了350万人。我们通过人人公益捐的款项已经占总款项的60%。所以,我们觉得这不仅是一个一块钱的问题,这是让每个人都能体会到在中国做公益的乐趣和意义。我们的方向是让中国最多的人参与到人人公益中来,当然中国最多的人数能参与,也肯定是全球参与人数最多的人人公益。

另外,我们过去把公益慈善事业当做一个事业单位,当做一个个体单位来管理,壹基金探索了一个现代企业的管理办法。我觉得,管理公益和管理企业有相当多的相同点,只是最终的目的有差异。企业的追求是商业效益的最大化,当然也有社会责任,而公益事业追求的是社会效益的最大化。但是,都有一个管理资源最大化的问题,让资源效率最大化,我们完全可以采取现代企业的管理方法。我过去是个上市银行的行长,到壹基金去推动要像一个上市银行一样管理壹基金,我们也有未来的战略,也有研究竞争的工具和策略,我们也设客户经理制,我们把每一个捐款人都当做我们的客户,也要尊重他们,把他们当上帝,听取他们的意见。我们也像管理信贷风险一样,管理慈善捐来的善款,我们通过跟几百个NGO合作,我们要控制风险,让这些资金都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我们也建立队伍的激励约束机制,当然更多的是文化,让他们自觉的行动。我们也建立了内审、外审,让公共事业更透明。所以,我们这样做效果还是非常好。探索企业化的管理,这应该是我们中国公益事业转型的重要内容。

所以,我们现在在转型创新的时候,也呼吁政府部门,应该给我们公益事业的转型创造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应该鼓励市场竞争,而不是市场切割和市场垄断。应该鼓励去行政化,推动传统慈善组织公益向现代公益组织转型。我们应该期望政府能够重视慈善公益人才价值,开放对公益机构管理成本目前的一些限制,要形成吸引人才的体制,否则我们的公益事业后继无人。在美国200多所学校都有公益专业,我们的中国有公益慈善培养人的专业寥寥无几。我们也呼吁企业界,要把参与公益创新当做一种社会责任,不要错过这个转型重大的历史时期,我们要像当年办企业时创新管理、创新产品、创新服务一样,创新我们公益慈善事业的产品和服务。也呼吁我们的公益组织,拥抱新的技术,走下道德的神坛和高地,要积极促进慈善的联合,联合的力量是更大的力量。我们也希望社会各界,以社会变革的视角来看待当前的公益和公益组织,以及公益事业的转型。

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这个时代充满着挑战,但是更充满着机会,我们也非常自信,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一定能够在重大转型中,通过我们的共同创新来迎接一个中国慈善公益的伟大的时代。

谢谢!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本文源自:财经网



分享到:

Academics/Faculty